房贷利率或要降!全面降准落地,8000亿“红包”谁会受益?

刚一开年

稳经济的政策“礼包”就接连落地


1月1日起,850余种商品调低进口关税、减免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等新政落地;


1月2日伴随四川和河南发行地方债,全年地方债发行大幕开启,进度比上年再提前;


1月3日召开的开年首次国务院常务会议,首个议题是确定促进制造业稳增长的措施,稳定经济发展的基本盘;


1月6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.5个百分点,8000多亿元流动性开始释放。


其中,备受关注的要属央行送出2020年开年第一个“大礼包”,此次降准将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多亿元,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,降低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成本,直接支持实体经济。


为何选在此时降准?此次降准如何支持实体经济?股市、楼市会否受益?您想知道,中山中安按揭都整理好了,共同探讨一下吧。


微信截图_20200108092432.png


年初市场流动性需求大

降准有利于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


综合市场相关分析,此次降准也是为春节前市场资金面平稳提供支撑。


鉴于1月份有逆回购陆续到期,叠加缴税、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、春节期间的现金需求等因素,通过降准一方面可以满足上述流动性需要,另一方面释放低成本长期资金有利于降低银行资金成本,引导银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。


此外,今年春节较往年偏早,流动性面临小幅资金到期压力,现金需求增大,此次降准可以营造较平稳的资金利率,体现了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。


业内人士认为,银行投放信贷普遍遵循“早投资早收益”的原则,因此每年初都是银行投放信贷、进行债券投资的“旺季”,央行选择此时降准也有支持银行开年投放信贷的考虑。


timg.jpg


降低金融机构资金成本

直接支持实体经济


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,此次降准是全面降准,体现了逆周期调节,释放长期资金8000多亿元,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,降低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成本,直接支持实体经济。


相关专家认为,当前贷款利率下行并不明显,原因之一是银行负债成本较高,这导致银行主动下调贷款利率的动力不足。降准相当于给银行提供低成本的负债,对降低银行资金成本,进而推动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行具有重要意义。也有利于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,激发市场主体活力,进一步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支持实体经济发展。


timg (1).jpg


目标受益者:小微、民营企业


对于资金如何使用?央行明确,此次降准增加了金融机构的资金来源,大银行要下沉服务重心,中小银行要更加聚焦主责主业,都要积极运用降准资金加大对小微、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。


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,此次全面降准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、服务县域的农村商业银行、农村合作银行、农村信用合作社和村镇银行等中小银行获得长期资金1200多亿元,有利于增强立足当地、回归本源的中小银行服务小微、民营企业的资金实力。


同时,此次降准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元,通过银行传导可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,特别是降低小微、民营企业融资成本。


timg (3).jpg


间接受益者一:股市


从过往来看,降准往往会对股市构成利好。受降准消息影响,1月2日,2020年首个交易日,A股喜迎开门红。三大股指高开高走,沪指涨逾1%,逼近3100点,创8个月新高;深成指和创业板指一度涨逾2%,双双创18个月新高。


相关分析认为,此次降准呵护资金面,助力地方债发行,有利于经济企稳,并增强投资者信心,支撑权益市场中枢向上抬升,股票市场延续春季躁动行情概率大。市场对政策宽松的预期进一步强化,将明显推升市场的风险偏好和做多情绪,资本市场短期行情仍值得期待。


展望2020,有业内人士认为,A股市场可用“积极可为”四个字来概括。首先,当前A股的估值不贵。不管是和全球比、和历史比,还是和债券收益率比,股票资产仍具有不错的吸引力。其次,2020年宏观环境向好。当前,国内经济相对平稳,中美贸易摩擦有所缓解,从政策端看,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对市场的影响偏正面。


timg (4).jpg


间接受益者二:楼市


本次全面降准,自然不是为了刺激楼市,房住不炒的目标不会动摇。但从当前情况看,降准给金融机构提供了更多资金,这有助于帮助刚需一族和改善群体获得信贷资金,实现安居,提升获得感和幸福感,对楼市的影响较为积极。


货币政策及金融环境的变动,对于LPR报价机制以及房贷利率等有较为明显的影响,尤其是包括降准在内的工具运用,对于货币流动性及利率等影响较为直接。


相关分析指出,降准后流动性有所增加,预计LPR有下调可能。与此同时,房地产银行贷款工作也会调整,这使得房贷利率和房贷成本或进一步降低,最终惠及购房者。此外,从3月1日起,存量贷款利率将“换锚”,LPR在存量贷款中的应用将进一步扩大,降准也有利于存量浮动贷款转换定价方式的工作更好展开。


u=1203241472,644415350&fm=26&gp=0.jpg


降准周期难言结束


对于今年是否还会降准?分析人士认为,我国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仍然存在进一步调整优化的空间,未来有望继续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、降低社会融资成本及促进经济结构调整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。


一是降准必要性和空间依旧存在。人民银行日前召开的2020年工作会议强调,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,加强逆周期调节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促进货币信贷、社会融资规模增长同经济发展相适应。作为重要的流动性管理工具,继续降准依然存在可能性;且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相比,我国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仍然较高,具备继续下调空间。


二是在促进经济结构调整、优化融资结构的过程中定向降准仍有可为。近年来,定向降准、定向中期借贷便利、支农支小再贷款和再贴现等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,在引导和支持金融机构优化信贷结构,加大对薄弱环节和重点领域金融支持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人民银行2020年工作会议要求,加大金融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力度,用好定向降准、再贷款再贴现等工具。


三是我国存款准备金率制度框架存在继续优化空间。2019年5月,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,构建起“三档两优”的存款准备金新框架,从制度上激励了中小银行准确定位,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。2019年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提出,要进一步完善“三档两优”存款准备金政策框架,引导地方法人金融机构专注小微等实体经济金融服务。


合理推测,未来存款准备金制度框架料进一步完善,全面或结构性降准仍有可能,以促使流动性供应与经济发展相匹配,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。


文内信息主要综合自中国人民银行官网、东方今报、中国证券报、人民日报、经济参考报。